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绯闻

七旬老人网上寻亲终如愿,60年后归河北故里探亲人

时间:2019-09-14
返乡路她整整盼了60年。

  刘月芬自小生活在曲阳县东旺乡南杏树村,因为父亲一直从事革命工作,因此她出生起就没有见过父亲,直至全国解放后,她15岁时,家里才收到了父亲定居在湖北黄梅县的消息,她们母女随即赶往团聚,从此再未返乡。随着年纪越来越大,她的思乡之情越来越浓烈,村中那棵老柏树时刻萦绕在刘月芬心头,挥之不去。他的儿子徐刚坚持不懈多次在网上发贴,终于联系上千里之外的亲人。

  

  大家族合影留念

  出生革命家庭,15岁离家赴鄂与父团圆

  刘月芬出生在一个革命家庭。父亲刘银府生于1911年,是一名有着革命理想的青年人。1939年抗日战争时期,在爱国人士的推荐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在村中担任敌工委员,打鬼子除汉奸。1947年,中国解放前夕,作为第一批南下干部,刘银府被派到湖北省大别山一带从事革命工作,九死一生。直至1949年全国解放后,刘银府选择留在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工作。

  刘月芬小时候和母亲一起在曲阳南杏树村中生活。那时她家是个大杂院,父亲家姐弟5人,其中三个姐姐,兄弟俩。父亲的大哥叫刘纪云,兄弟俩平时关系很好,还约定成家后孩子们的名字都要排着一个字,两家人在一个院幸福生活。

  

  刘立强陪着大表姑刘月芬在村里走走看看。

  然而,一切因刘月芬父亲的南下而改变。

  刘月芬从小就没见过父亲,她母亲经常唉声叹气,说父亲到南方去打仗,枪子可不长眼睛,不知你爹是死是活。1960年,在她15岁那年春天,家里收到消息说父亲还活着,解放后在湖北参加工作了,目前在湖北定居,随即他们也要举家搬迁到湖北去生活。“这下咱们全家可团圆啦,你也就见到你日夜想念的爹爹了。”刘月芬母亲说。

  就这样,刘月芬跟随母亲一起来到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,一呆就是60年,从此以后再无机会返乡。

  说起家乡,让刘月芬记忆犹新的就是村里的一棵老柏树,这棵树据说已经长了近五百年,刘月芬小时候住在村里时总是在这颗树下玩耍。“我无数次做梦都梦到了这棵老柏树,不知道现在什么样了?”刘月芬说。

  

  刘月芬老人来看望老柏树

  离家60载与家乡失联,网上寻亲发现线索

  刚来湖北那几年,刘月芬曾多次给老家写过信,老家也回信说过一些家中情况。得知其大伯结婚后生有三个儿子,老大叫刘占宗、老二叫刘二宗,老三叫刘宗顺。随着岁月流逝,老家的消息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越飘越远,直至最后消失不见。

  如今,刘月芬已经由十几岁的小姑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。她的思乡之情越来越强烈,多次向儿子徐刚提起远在老家河北省曲阳县南杏树村的大伯一家。

  徐刚为了缓解母亲的思乡之情,多次联系相关部门,查找刘月芬大伯家三个儿子的下落,不知什么原因,得到的回复都说查无此人。“什么?难道之前写信的信息有误?”刘月芬老人懵了。

  时隔60年,刘月芬远在千里之外,再寻亲人如大海捞针,但她一直没有放弃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徐刚在网络上找到了百度曲阳吧的南杏树村吧,把寻亲启示发到南杏树村吧,一个星期后,有人给他留言,说你说的三个大人都已经过世了,但是老三刘宗顺的儿子刘立强还在村中,并告诉徐刚,刘立强的手机号码。

  

  刘月芬和老柏树合影

  两次通话,从诈骗电话变成亲人热线

  2019年2月,徐刚第一次拨通了刘立强的电话。电话接通后,徐刚自称是他远在湖北的哥哥,刘立强以为是诈骗电话,没等徐刚把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尽管挂掉了电话,然而湖北是不是有亲戚这事埋在了刘立强的心中,他倒是从未听家中老人提起。

  于是,刘立强向村中年岁稍大的老辈人打听,有个老辈人告诉他说:“你家是有个爷爷在湖北工作,是你爷爷的亲兄弟,还是南下的干部,已经多年没有消息。”此时,距离刘立强挂掉电话已经过去了几个月,不善使用电子产品的他没办法再次找回打给他的电话号码,为此还懊恼不已。

  “喂,你是曲阳县南杏树村的刘立强吗?我是你大表姑,多年不回家了,想去家乡看看。”这天一大早,刘立强再次接到了从湖北打过来的电话,一位老人在电话中说道。随即,刘月芬在电话中将他们的亲属情况进行了简单介绍,这与村里老人向刘立强说的情况基本一致。原来刘月芬的父亲因病于1980年去世,母亲也在十七年后永远离他们而去,现在的刘月芬还有三个兄弟和一个妹妹都健在,但也都一直思念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。

  虽然刘立强与远在湖北的大表姑刘月芬素未谋面,这一次通话却持续了近一个小时,两次通话让刘立强以为的诈骗电话变成了亲情热线。电话里,刘月芬得知大伯家三个兄弟已经全部去世,三家人孩子们都过得很好……但她依然牵挂着家乡,她决定返乡探亲。

  

  六十年后的团圆饭

  奔波千里,回乡探亲再见家人

  7月12日,刘月芬和儿子儿媳及两个孙女一行5人,连夜坐火车来到北京,然后坐大巴车回到阔别已久的曲阳县。中午时分,大巴车到达曲阳县汽车站停稳,刘月芬老人颤颤巍巍从大巴车上下来,向出站口走去。此时,刘立强及妻子和其他家人早已等在出站口多时,见有位老妇人被孩子们搀扶着走出站,“姑。”刘立强笃定地喊道,两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。这60年来的思念与魂牵梦绕都在两家人的拥抱中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

  刘月芬去拜祭大伯

  13日上午,刘月芬一行在刘立强的带领下,来到阔别已久的老家南杏树村,在侄子们的引领下,老人在村中看了又看。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昔日狭窄的村路已经变成了宽阔的水泥公路,当年的旧房子都变成了新瓦房,乡亲们都用上了自来水,种田都用上了播种机。中午,侄子一家人陪她吃了团圆饭,还拍了全家福。“这次回到家乡,看到70年来的家乡变化太大了,在外地生活已经太久,老家都变样了,认不出来了。”刘月芬拉着侄子刘立强的手感概地说。

  刘月芬回到村里之后,当看到村中那棵老柏树依旧是郁郁葱葱,她激动得泪流满面,她说:“与她记忆中无数次想起来的老柏树一模一样,树立在家乡的大地上,就好像是一盏灯一样,照着可以回乡的路。”

  (燕都融媒体记者田媛媛 通讯员刘向阳 文图)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钱柜678娱乐官网 版权所有© www.optionbitbrokerreview.com 技术支持:钱柜678娱乐官网| 网站地图